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救援行动
救援行动
第一章

??????? 回头再看这一切,可莉仍然很难相信这是真实的,她怎么也想不到她和小音之间会发生这样的故事。

  她们是在进大学的第一天见到面的,接着她们就成为了室友,要说她们是朋友其实不太贴切,她们有不同的兴趣、不同的生活圈,只是偶尔会聊聊学校或男友的事情,总之,她们绝不算是亲密的好友。

  小音有着足以自豪的身材与面貌,在高中时,她也是全校最受欢迎的女孩之一,她有一头卷曲茂密的秀发,而且很懂得利用衣着来凸显自己的优点,她的身边总是围绕着一些学校中的风云人物,体育健将、有钱的小开,和一些把校园当成交友广场的家伙。

  她也没有因此荒废了学业,她和父母做好了约定,只要她取得好成绩,就可以拿到蛮宽裕的零用钱,所以她很认真的在学业和玩乐之间取得了一个绝佳的平衡点。

  可莉的功课也一向很优异,可是比起小音她就沈寂了许多,她总是一身全黑的打扮,她有一头俏丽的短发和很苗条的身材,只要她稍微做一点改变一定也可以吸引很多的注意,但她完全没有任何要去勾引男孩的欲望。

  事实上,最近她慢慢的发觉自己也许是个同性恋,这样的念头困扰了她许久,她发觉她总是会被女人吸引,尤其是小音,但是她虽然和她不是很熟,也知道她绝对不会接受她的。

  可莉试着用学习来冲淡这些讨厌的念头,因为她总想压抑自己的欲望,所以她对心理学特别的有兴趣,就在那个晚上,她读到的一个章节,改变了她,也改变了小音。

  那时她正在房间的书桌上舒服的看着她的书,小音走了进来,她刚上完课回来,穿着浅褐色的上衣和短裙,"你怎么样?"她说着,一边脱掉了裙子走到衣橱的前面挑选着今晚要穿到派对上的服装。

  "我看了十个小时的书了,"可莉说着,尽量的不去偷看小音的大腿,"在读一些有关催眠术的东西。‘"喔,可以用来骗点学费。"小音嘻闹的说着。

  "喂,别闹了,这可是个很实用的工具,很多心理医师都会使用的。""对啊,用来占病患的便宜。""你一定是看了太多乱七八糟的小说了,催眠不是这么回事,你不能用催眠来让别人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听到的可不是这样。""你听到的都是一些对现实生活不满的人编攥出来的故事,他们找不到女朋友,只能沈溺在自己的幻想里。""讨厌鬼。""我说的是真的。""好啊,那你证明给我看。"小音说着。

  "什么?""我要你证明给我看,催眠我,然后命令我做一些我不会做的事。""可是我……""来嘛,你觉得你不会吗?"可莉扬了扬眉毛,很显然的,小音似乎比她所想像的还要了解她,至少她知道可莉就是受不了别人的挑战。

  "好吧,如你所愿。"可莉点了点头。

  她让小音躺在床上,她的下半身仍然只穿着内裤,可莉总是不自觉的将目光移到她那细致而滑嫩的双腿,她摇了摇头,试着将这些念头赶出脑海。

  "好的,小音,做一个深呼吸,然后闭上你的双眼。"可莉说着,看着小音一头美丽的长发散乱的披在枕头上,听着她的话做着。

  "试着将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呼吸上,吸气、吐气,吸气、吐气,仔细的听着我的声音,随着每次的呼吸让自己放松,什么都不要想,专心的深呼吸,吸气、吐气,吸气,吐气,试着想像你所有的烦恼和恐惧都随着每次呼吸离开了你,专心的深呼吸,小音,吸气、吐气,吸气、吐气,感觉你所有的烦恼和压力都消失了,感觉自己愈来愈放松,随着每次呼吸愈来愈放松,吸气、吐气,吸气、吐气……""你觉得很放松,小音,非常的放松,你希望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吗,小音?""不……"小音小声的说着。

  "不?"可莉很讶异她会这么说,她看着小音的头无力的枕在枕头上,胸部随着每次呼吸而起伏着,一切都显得她很进入状况啊,"为什么你不想进入更深的催眠,小音?""已经够了……我已经完全的被催眠……成为你的催眠奴隶。""催眠奴隶?"可莉完全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间小音张开双眼坐了起来,"你有什么命令,主人?"她用一种单调的语气说着。

  可莉转了转眼睛,"哈,很有趣,小音,很不错的玩笑,现在让我们认真的再来一次吧。"小音没有动、没有眨眼,只是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可莉用手在她的眼前挥了几下,她也完全没有眨眼,可莉仔细的看着小音,"好吧,将你的左手举起来。"小音服从着,她的左手直挺挺的举向了空中。

  "听着,小音,仔细的听着,你的手臂变的很硬,非常非常的硬,完全无法弯曲,就像一块板子一样,一块很硬很硬的板子,任何人都无法弯曲它。"可莉坐到她的身边,试着扳动她的手臂,她预计只要一将小音的手给拉下来,就可以戳破她的谎言,但是她却很讶异的发现,无论她多用力,小音的手臂仍然一动也不动的举着,这可不是演的出来的,她看着她,决定再给她一点测试,小音自己要求她让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的,很好。

  "小音,将你的上衣和胸罩脱掉。"可莉命令着,她知道如果你利用一些诱导,比方说让被催眠者感觉很热很热,是可以让一个人在催眠状态中脱去衣服的,可是这样直接的命令一定是没有效果的。

  但是可莉却十分的吃惊,当她看着小音毫不犹豫的解开了上衣的扣子,然后脱掉上衣褪去自己的胸罩,让一对坚挺的乳房蹦了出来。

  可莉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半裸的、被催眠的室友,她不知道该怎么想,这一点道理也没有,小音似乎是真的被催眠了,可是不该是这样的啊,这太不对劲了,只是这么初步的诱导,而且还是第一次的催眠,怎么可能让她进入这么深的催眠状态,难道说……"小音,我要你诚实的回答我所有的问题,可以吗?""是的,主人。""不要叫我主人,小音。""是的,主人。"可莉转了转眼睛,继续说着,"小音,你以前被催眠过吗?""是的,"小音回答着,"很多次。?""第一次被催眠是什么时候,小音?""在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周。"那种机器人似的语调让可莉觉得很不习惯,可是她觉得自己必须继续。

  "谁催眠了你,小音?""萧裕元。"可莉感到她下巴快掉了下去,裕元算是她们的学长,总是和一批玩电脑的人在一起,好像他只需要电脑作伴,从来没人看过他和任何的女孩聊过天,可莉见过他几次,就觉得他是那种不敢开口约女孩的人,她摇了摇头,继续问着小音,"发生了什么事情,小音?"接下来的几分钟,可莉都在听着小音详细的描述她是如何变成裕元的奴隶的,他用一种特殊的电脑软体催眠了她,并下了一些让她立刻回到催眠状态的命令,接下来的几个礼拜,他不断的催眠她,加深她的催眠状态,直到他可以对她下达进一步的指令。

  裕元让小音相信她在做很淫荡的梦,让自己成为她的理想爱人,每个礼拜都至少上了她两次,在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姿势,最后再让她完全忘记,他总是让小音先服下了避孕药,确定不会留下任何证据,因为他总是独来独往,所以也从来没有人发现这个漂亮的女孩会偶尔出现在他的身边,就这样,他一直持续着这个邪恶的游戏。

  最糟的是,小音还不只是一个人,还有和她一样被裕元催眠的女人,她们常会被要求到一个秘密的地点彼此激情的作爱,这真是世界上最隐密的轰趴,因为连参予其中的人都不知道它的存在,可莉害怕的听着小音所说的一切,用完全没有感情的声音描述着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只是乳头敏感的竖立了起来。

  最后,小音终于停了下来,双眼继续无神的凝视着前方,可莉只是坐在那里,还不太能接受刚才听到的一切,然后她站了起来,在房间的四周晃来晃去又抓着自己的头发,这太不真实了,天啊,她刚才还在嘲笑那些故事,现在却发现自己竟然身陷其中,突然她冒出了一种可怕的念头,"小音,裕元有提过我吗?""有,"小音回答着,"他让我告诉他你所有的事情,考虑是不是也要让你变成他的奴隶。"可莉听着感到全身颤抖着。

  "结果呢?"她几乎快昏了过去。

  "他放弃了这个念头,"小音说着,"他说他不想要同性恋,他只喜欢让普通的女孩变成同性恋,而且他说说服同性恋者让她们接受他的肉棒得花上更长的时间。"这个裕元真是够混帐的,不过可莉稍稍的放心了点,但这整件事情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她竟然只因为裕元的命令就和一堆女人作爱,不过看看现在的状况,其实也不那么难相信。

  "小音,你只会服从裕元吗?""不,"小音说着,"裕元也常常让其他的女人控制我,只要我听到她们说出那个关键字,我就会像服从裕元一样的完全服从她们。""所以,不管任何人说出了那个关键字,你都会服从她?"可莉突然想到了先前的画面,"是催眠奴隶吗?""是的,主人,"小音说着,"我会服从你的命令。"可莉咬了咬嘴唇,思想快速的翻腾着,"小音,我可以消除裕元给你的命令吗?我可以改变他给你的建议吗?""直到他对我说出关键字之前,我都会完全的服从你,"小音说着,"但是我必须先高潮。""什么?"可莉吓到了。

  "主人说,当说出关键字的人让我高潮了之后,我才可以完全服从她们的命令,所以当你让我高潮之后,我就会完全的服从你。"可莉坐了下来,这实在太突然了,一方面,和小音作爱的念头真的很吸引她,但另一方面,如果照她的计画继续下去,她必须得承担这个后果,她可能会永远失去这个朋友,但她明白她决不能什么也不做,让小音继续被那个混蛋侮辱,可莉吐了一口气,决定了要怎么做。

  "小音,听我说,"可莉一边说,一边爬上了床,"你会感到我的手在触碰着你,虽然只是我的手,但是你会感到非常的兴奋,感到一股非常强烈的快感,仅仅是我的手的碰触,但你却会感到不可思议的兴奋,去感受它,感受着我的手,小音。"可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手罩住了小音的双乳,小音的身体立刻颤抖了起来,闭上眼睛陶醉的感受着,可莉一开始有点犹豫,她实在不希望在这种状况下占小音的便宜,可是这一刻她完全的陷入了情欲之中,她已经管不住自己了。

  她释放了一直深深埋在心中的欲望,她让小音平躺到床上,然后将手伸进了她的内裤,让手指在她茂盛的毛发间游移,犹豫了一下,然后将手指送了进去。

  当小音感到可莉的手指进入了她的阴穴,愉悦的发出了呻吟,她的身体在床上挣扎着,双手抓着可莉放在她乳房上的手,让她更用力的抚摸自己,愉快的享受着兴奋的感受,她已经快高潮了,只要她一被催眠她的欲望就会一直停留在高点,她感受着可莉的手指在她的阴穴滑动、抽插着,终于拱起了身子,达到了快乐的顶点,她喷出的淫水沾满了内裤和可莉的手。

  可莉慢慢的抽回了手,她看着沾在手上的淫水,然后将手指伸近嘴边嗅闻着,感到喝醉般的陶醉,然后她定下神站了起来,走进浴室洗手,用水冲了冲脸,最后才走回了小音身边看着她,看着这个还在享受着高潮余温的女孩,'

  小音,你现在会完全服从我吗?'

  "是的……"小音喘着气说着。

  可莉点了点头,"那好,我们要继续了。"可莉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清除了所有裕元给她的命令,除了最主要的那个,将她变成催眠奴隶的关键字之外,还有其他许多细微的建议,控制着小音的穿着和行动,也让她不想和任何男孩约会,当可莉探索着这些建议的时候,她发觉她认识的小音其实一直不是本来的模样,只有在她们刚认识的第一个礼拜那才是真的小音,之后的她其实都一直被裕元的私欲所摆布着。

  她觉得自己已经爱上了小音,这让她每一步都走的更加困难。

  她已经让小音穿上了衣服,她看着她紧闭着双眼,仔细的听着自己的话,将所有裕元的建议赶出她的脑海,那么无助的小音,她有一种欲望好想将小音变成她的,变成只属于她的催眠奴隶,可是她不能这样做,她不能这么对待她的室友。

  她继续着她的建议,帮助小音脱离裕元的魔掌,然后终于到了最危险的部份,她很紧张,这对她而言是完全陌生的领域,她只希望这不会对小音造成伤害,她不能让小音的心灵再被任何人控制了。

  "小音,当我弹一下手指之后,你会清醒过来,你会想起你曾经被命令要遗忘掉的所有事情,所有裕元要你做的事情,你会记得……"可莉还是犹豫了一下,做了个深呼吸,"你会记得我今晚对你做的一切,包括我现在对你做的一切,你会想起所有的事情,而且你可以面对它,你不会让它来伤害你,你不会这么崩溃的,小音,你是个很坚强的女人,你可以掌握这一切,你可以面对它,你可以的。"可莉铁下了心,弹了下手指。

  小音张开了双眼,眨了眨眼睛看着四周,有点疑惑的看着坐在她身边的可莉,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忧伤,"可莉,怎么回事……"这一瞬间,所有的记忆突然回到她的脑袋,她张大了双眼,再也说不出话。

  她想起了她一直被强迫做出的表演,想起了裕元对她做了什么,"喔,天啊,"她惊呼着,"喔,天啊,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啊!"她呼喊着跳下床冲进了浴室,隔着门,可莉可以听到她在呕吐的声音。

  过了几分钟后,小音终于打开门走了出来,她看着可莉,但可莉却低下头看着地板,不敢接触小音的眼神,接着小音走过她的身边,坐到了床上,她整理着自己的情绪,好长的一段时间两个人什么话都没说。

  "我真不敢相信,太恶心了,他做的,他让我做的,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我的身上,原来我那些莫名奇妙消失的时间都是因为他,这简直……这简直是……"小音终于先开了口,但她再也说不下去了,拚命的摇着头。

  "对不起,"可莉轻声的说着,"真的很对不起。""又不是你的错,"小音说着,"全是那个狗娘养的杂种,他的下半辈子会在牢狱里度过的。""可是我,"可莉说着,"我很抱歉我对你所做的。"小音讶异的看着她,"为什么?""为什么……?我让你在我的命令下高潮,我跟他一样对你……我……我强 暴了你。""不,"小音说着,用力的摇着头,她坐到了可莉的对面,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你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如果你没有这么做的话,我现在还是那个变态的泄欲工具,而且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发现。""可是我是做了,在你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时候,"可莉说着,泪水从眼眶里夺了出来,"我也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小音用手托起可莉的下巴,直视着她的双眼,"你比他好太多了,你救了我,可莉,我欠你太多了。?"她靠了过去,吻了可莉的唇,可莉感到整个人僵住了,好像上了天堂一样,可是她随即冷静了下来,她用力的摇着头,"我们不能……不可以这样,这不是真的你,你不喜欢这样的。""这就是我,"她抱住了可莉的肩膀,"我喜欢这样。""不,你一定是因为太震惊了,你还受着裕元命令你和其他的女孩作爱的影响,这是不对的……""可莉,"小音用着坚定的语调,温柔的对她微笑着,"这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可莉看着她美丽的室友,"什么?"小音微笑着,"当她要我想像我最理想的爱人时,我想到了你。"可莉讶异的凝视着她,"什么?""我是双性恋,可莉,我在高中的时候就发现了。"可莉张大了嘴巴,"什么?""当我们一住进来,我就被你吸引了,"小音说着,"我还不认识你,不知道你会有什么反应,我想要更了解你一点,但这个时候那个混蛋就进来打断了这一切,可是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想吻你,想触碰你,可是脑海里总有一股力量在阻止我,但是现在,谢谢你,已经没有了。"可莉仍然张大了嘴,不敢相信听到的一切,小音微笑的靠的更近,又再度吻着可莉,这一次,可莉不再抗拒了,她放纵自己的欲望,沈溺在这个快乐的感受中,然后她们脱光了衣服,在床上翻腾着,探索着彼此的身体,小音躺在可莉的身上,激情的吻着她,用手抚摸着可莉的乳房,捏着她坚挺的乳头。

  可莉觉得自己几乎上了天堂,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实现了,小音竟然那么热情的和她作爱,小音也很快乐,她感到自己刚脱离了一场噩梦,这让她对可莉更加的热情,两个女人的身体紧紧的交缠着,享受着彼此所给的快感。

  小音将头贴近可莉早已湿透的阴穴,她仔细的嗅闻着,然后将头埋进了她的大腿间,她用舌头舔弄着,可莉享受着,双手粗暴的抓住了小音的头发,事实上,小音已经有了很多次的经验了,但这是第一次对她所喜欢的人。

  她用舌头舔着她的阴核周围,努力的想回报可莉刚才给她的快乐,终于可莉的兴奋达到了顶点,喷出了淫水沾满了小音的脸上,她微笑着,品尝着脸上的汁液。

  她们在隔天早上起来,仍然紧紧相拥着,昨天晚上的记忆在她们心中仍然那样的鲜明。

  "喔。"可莉说着。

  "是真的。"小音也说着。

  "那么,接下来呢?"可莉问着,很好奇小音会怎么回答。

  小音躺在可莉的怀里,"我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我想我们要找到其他被他控制的人,帮她们离开他的魔掌。""没问题,"可莉点了点头,"只要她们别都这么回报我,我想我会受不了的。""别担心,"小音微笑着,"我会帮你处理的。""等我们救了她们,然后呢?""然后我们先去痛扁裕元一顿,再把他交给警察。""我很不想这么说,可是我们真的告的了他吗?我是说,法官可能不会相信催眠这样的事情。""相信我,我有办法对付他,我想他会很乐意认罪的,至少在牢里他可以避开我们。""再然后呢?我们?"小音对她微笑着,"我想找一天,就我们两个,喔,天啊,可以自己做决定真是太棒了。""我也这么觉得,"可莉也对她微笑着,"说说看,既然你什么都想起来了,有些事情我很好奇呢。""像是什么?""你在他生日那天到底是怎么做出那种表演的?""我干嘛要用说的,我可以直接做给你看,"小音狡猾的笑着,"命令我啊,主人。""我不会命令你的,"可莉微笑着,"除了一件事。""什么?""爱我。""如你所愿。"

??????? 第二章

??????? "准备好了吗?""我没有把喔。""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我知道她们所遭遇的一切,你觉得我可以不理她们,就这样自己一个人快乐吗?我不能,我一定得这么做。""我们上吧。"表面上,小音和可莉只是一般的室友,别人甚至会怀疑她们是不是朋友,小音是个外向而受欢迎的女孩,而可莉是个害羞的学生,但实际上她们的关系远比朋友要亲密,对可莉而言,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而对小音而言,可莉不但是她的爱人,更是她的救命恩人。

  几天前可莉意外的发现小音竟然被萧裕元控制成催眠奴隶,然后这两个女孩决定去解救其他被裕元所控制的人,虽然很困难,但她们都觉得这是她们必须要做的使命,唯一最令她们担心的,就是那些女孩有没有勇气面对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但是这两个女孩相信自己能帮助她们的。

  "好的,你知道你要找谁,我也知道我的目标,"可莉说着,当她们在校园角落的一棵树下停了下来,"一个小时后在这里碰面,没问题吧?""没问题,还有一件事,"小音靠向前去,给了可莉一个吻,"无论我们等一下必须做什么,都不会改变我们对彼此的感觉,对吗?""当然。"可莉微笑着,觉得非常的好,她们对彼此点了点头,然后往各自的目标前进。

  美如是校园里最受欢迎的女孩之一,而在小音的记忆中,她也是裕元最喜欢的奴隶之一,在他的世界中,她成为了一个只为帮男人口交而活的荡妇,当小音看到她坐在自助餐厅里,那些记忆一下子又涌了上来,她很惭愧的发现自己竟然兴奋了起来,然后她摇了摇头,铁下心走向了她。

  当小音走到她面前的时候,美如很灿烂的笑着,"嗨,小音!"她对她说着,"最近还好吗?""不坏,"小音说着,在美如的身边坐了下来,她看着她,她是那样天真的美丽,一头笔直的秀发和锐利的双眼,小音已经看过了她身体的每一处,她坚挺的乳房和修长的双腿,她摇了摇头,试着将这些画面赶出她的脑海,"那个,美如,我有一点事情要问你。""好啊,可是我可不可以先问你个问题,你能不能在周五办个联谊?""呃,我想不行耶,"小音说着,"我有其他的计画。""这样啊,最近老看到你和你的室友待在图书馆,"美如说着,"怎么,突然决定要发奋图强了?""我只是在考虑一些事情,"小音说着,虽然她很不希望这么做,但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她握住了美如的手,美如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催眠奴隶。"小音对她说着,然后她看到美如的眼神慢慢失去了焦点,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你有什么命令,主人。"美如用着单调的语气说着。

  "跟我走。"小音让美如站了起来,然后带着她离开了餐厅,她很小心的挑选了一个隐密的地点,一个裕元绝对不会注意到的地方,在一个很少人经过的楼梯下的小空间。

  那里有一把长凳,小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让美如躺在上面,她一头长发垂落着,小音则坐在她的旁边。

  她再度股起自己的勇气,然后解开美如的牛仔裤,拉下了她的裤子,接着再拉下她的内裤,让这个长发美女的私处展露在她的眼前,"美如,你会感受到我的挑逗,"小音用着有点犹豫的声音说着,"这会让你的小穴感到非常舒服,让你非常快乐,让你很快的达到高潮,当你高潮了之后,你就会完全服从我的命令,了解吗?""是的,主人。"美如说着,然后小音就将脸朝她的阴穴凑了过去,她先嗅闻着,然后慢慢的伸出了舌头,舔弄着美如的阴唇,再深入她的蜜穴,美如立刻呻吟了起来,小音一边舔着她,一边抚摸着她的大腿与身体,美如感到一波波的快感席卷而来,她握住了自己的双乳,隔着衣服用力的搓揉着,不断的呻吟着。

  小音虽然不想承认,但她的确很享受现在的感觉,美如没多久就到达了高潮,私处分泌出的甜美的汁液让小音几乎陷入了疯狂,她温柔的将美如的蜜穴四处舔了干净。

  然后她终于抬起了头,她弯下腰有一种想亲吻美如的欲望,但是立刻停了下来,她知道她不该这么做,这一定是裕元给她的催眠命令留下的后遗症,她做了一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想了想可莉,她救了她,她也要继续拯救这些可怜的女孩,"美如,仔细的听我说……"如果接下来的几分钟有任何人经过附近,他们一定会听到一些哽咽似的声响,在那里,两个长发的女孩紧紧的拥在一起,一个不断的哭泣,另一个则抚摸着她的头发,不断的说着,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在校园里的一间学生宿舍中,可莉也正忙着她的救援行动,那个人也非常的吸引她,就像美如吸引小音一样。

  可莉完全可以了解为什么裕元想让香吟成为他的奴隶,她有一张可莉见过最美丽的脸蛋,五官有着原住民的深邃轮廓,健康黝黑的肌肤,丰满而坚挺的乳房,双腿间的茂密毛发和臀部的完美曲线构成了一副最诱人的画面。

  可莉很幸运,她一来就发现香吟一个人在宿舍里,她进来后就说出了关键字,然后锁上了门,她看着这个一丝不挂的女孩,然后用嘴贴近她的乳头,将她推倒在了床上,可莉趴在她的身上,不断的吸吮着她的乳头,并用手搓揉着她的胸部。

  然后她将香吟的两个乳房向中间挤压着,将头埋进她的乳沟,享受着她的气味与呻吟,她的手不断的按摩着香吟的乳房,她喜欢她柔软而滑嫩的乳房在她手掌下的感觉,最后香吟终于达到了高潮,她拱起了背浑身颤抖着。

  可莉离开了香吟的身上,将她身上的淫水清理干净,然后对她说着,"香吟,仔细的听我说……?"香吟慢慢的张开了双眼,还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一个她从来没见过的女孩敲着她的房门,然后……她突然张大了眼睛,所有的记忆都回到了她的脑中,她看着可莉,眼泪扑簌簌的流了下来,"我的天啊。"她哽咽着。

  "没事的。"可莉说着,朝她伸出了手,却被香吟给用力的拨掉。

  "离我远一点!"她向后退着,痛苦与悲愤的情绪完全写在脸上,她闭上眼睛哭泣着,真希望可以不用想起这一切,"对不起,"她对可莉说着,"很对不起。""我也很抱歉,"可莉说着,"真的。"然后她抱着香吟,希望能帮她度过这个伤痛。

  她们四个人在校园中见面,小音和可莉对彼此微笑着,但美如和香吟却低下头看着地板,避开对方的目光,过了一段很长的沈默,小音才对香吟伸出了手,"我们似乎没有真的见过面。""嗯。"香吟小声的应着,和小音握了握手,然后四个人又沈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美如问着。

  小音看着可莉点了点头,"她催眠了我,然后意外的发现的,接着她救了我,让我不再受那些催眠的控制,我很感激她,所以我想我一定要帮助其他像我一样的人。""我真希望你没有,"香吟说着,双手抱住了自己,"这太恐怖了。""我知道,"小音说着,"相信我,我明白的。""还有其他的人,"美如说着,"也许还有没到过那里,我们从来没见过的人。""我知道,"小音点着头说着,"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在给他惩罚之前,尽可能的拯救更多的人。""我只想直接杀了他。"香吟用一种很愤怒的口气说着。

  "我知道你的感受,"美如说着,"但是在我们有所行动之前,我们还得做一些事才可以。""我把小音记得的人列了一张表,"可莉说着,拿出了一张纸,"我希望你们能帮我们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人漏掉了。""我会帮忙的,"香吟说着,将纸条拿了过去,"尽我的努力。""我也是。"美如点了点头。

  到目前为止,她们的力量已经慢慢强大了,当然她们会继续她们的任务。

  小音看了看手表,然后往图书馆走了过去,计画中她现在的目标应该会在这里,用功的女人似乎很合裕元的味,就在她几乎到达了图书馆时,一股熟悉的声音让她的心脏差点蹦了出来,"嗨,小音。"小音停了脚步,回过头看到了裕元站在她的面前,表面上看来,裕元是那么人畜无害的生物,带着一个俗气的眼镜,笨笨的发型,俭朴的衬衫和短裤,但是小音知道,在这个男人的面具底下是多么的邪恶,让她完全不知情的落入他的地狱,小音微笑着,试着掩饰自己的紧张,"嘿,裕元,怎么啦?""我有点问题想请教你,"裕元说着,"但首先,我希望你先成为催眠奴隶。"小音鼓足了勇气,她放弃了逃跑或尖叫的打算,试着让自己看起来放松,刻意的让双眼看起来无神,假装仍然在他的催眠控制之中,很显然的,裕元上当了,他看着他的奴隶露出了淫邪的微笑,"小音,我要你今晚到我家来,"他用着指挥的语调说着,"穿性感一点,我今天很有精力。""是的,主人。"小音说着,拚命的不使自己的声音颤抖,裕元靠了过来吻着她的唇,小音的内心在尖叫着,仍然试着什么反应也不做,然而裕元更进一步的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并按摩着她的乳房。

  最后他终于缓缓的走开,然后弹了一下手指,小音强迫自己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慢慢走开,直到她确定自己已经离开了她的视线,才受不了的流出了眼泪,一路朝自己的房间狂奔。

  可莉很满意事情的进度,她又帮助了两个女孩脱离裕元的控制,而且她们也冷静了下来,但是每当她帮助催眠的女孩得到高潮,却发现自己很享受的时候总让她有一种罪恶感,特别是在她面对着小音的时候。

  她回到了房间,却听到了哭泣的声音,然后她看见小音坐在床上,双手捧着脸,不断的啜泣着,"怎么了?"可莉问着,立刻坐到了她的身边。

  "我见到了萧裕元,"小音啜泣的说着,"他试着把我变成催眠奴隶,然后要我晚上到他家去,接着他……吻了我……还碰我……而我只是……"可莉紧紧的抱住了她,在她的耳边轻语着。

  "没事的,小音,没事的,"可莉说着,"没有问题的,我在这里啊,对不对?有我在这里,我绝对不会再让他伤害你的,我也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了。"可莉低下头温柔的吻着小音。

  很神奇的一个吻,小音感到她所有的恐惧与痛苦都慢慢的消失不见了,然后她们躺到了床上,双唇却始终不曾分开,她们脱下了衣服,感受着彼此的肌肤,两个的胸部紧紧的贴在一起,热烈的作着爱。

  小音看着可莉,她感到自己很安全的被保护着,她不再是一个人了。

  裕元在自己的房子里愉快的吹着口哨,他有着一间很不错的房子,是一个女房地产经纪人在不知情的状况下给他的"礼物",能用催眠控制女人组成自己的后宫真是太美好了,他几乎挑选了校园中他所有中意的女孩子,只要一通电话,他就可以完全的控制她们,他可以让她们做任何事情,然后让她们什么也不记得的离开,而且她们有几个是有钱人的大小姐,所以他在经济方面也从来没有问题,这种生活真是太美好了。

  他听到了门铃声,立刻走到门前开了门,然后看到了小音穿着一件长外套站在门外无神的凝视着她,"请进,奴隶小音,"他说着,带着她到房间里,天啊,他期待好久了,他坐到了椅子上欣赏着,"太好了,小音,给我看看你穿了什么。"小音慢慢的解开了外套的腰带,然后将外套脱了下来,她穿着和今天下午裕元见到她时一样的衣服,裕元站了起来,疑惑的看着她,"这是什么,奴隶小音?我要你穿的性感一点的。""我有其他的打算,"小音说着,裕元看到她的眼神清醒了,他终于发现不对劲了。

  "这是怎么了?"他后退了几步,小音只是不断的看着他。

  "只是一点造反,"主人","裕元听到了并不熟悉的声音,他转过头一看,发现可莉站在他的房门口,香吟和美如站在她的身边,后面还有好几个曾经被她催眠的女人,每一个的脸上都带着想要杀人的神情。

  小音在他身后冷冷的说着,"你明白了吧,今晚你想要毫发无伤的走出这个房间恐怕是不可能了。"裕元连呼救都还不能够,就被一群女人狠狠的包围了起来。

  莎士比亚说过,地狱没有女人可怕,裕元现在一定有了很深刻的体会,在一群女人的凝虐结束之后,裕元躺在地板上,忍着浑身的痛楚剧烈的喘着气,额头上的血流进了眼睛。

  小音还没结束,她走到裕元前面,抬起脚往他的命根子用力的踹了过去,他又大叫了一声,而小音的脚还在那里磨蹭着,"我告诉你,你得告诉我们所有被你催眠过的女人,告诉我们哪里可以找到她们,你有任何的纪录可以给我们看吗?""名单……还有地址……电话……都在电脑里……"裕元痛的几乎没有办法说话。

  "好的,我们会找到她们,让她们脱离你的控制,然后我要你到警局去自首,我想法官也不会判太重的,除非是个女人。""你疯了吗?我没有……"裕元话说到一半,小音又往他的鼠蹊部他了下去。

  "现在是你要听我们说话,我告诉你,我们要过自己的生活,所以你无论如何也不能提到我们的名字,假如你不照做的话,我们还会再出现的,下一次我们可能还会带男朋友来。""还有家人,"香吟说着,"相信我,我父亲要知道有人这样对他的女儿你一定不会好过的。"小音看着他的眼睛,脚仍然踩在他的鼠蹊部上,"我们也想让你轻松,裕元,这只是一点小小的惩罚,我们希望接着能看到你在监狱,而不是在医院,但如果你拒绝的话,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裕元看着她,又看了看其他人,从她们的表情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她所说的绝不是虚张声势,他吞下口水点了点头。

  "很好,"小音说着,收回了脚,裕元终于松了一口气,全身在地上缩在了一起,可莉走到他的身边,在他的腰际踢了最后一下,"你已经有好几月的时间一直命令着这些女人该做什么,所以接下来的几年,我们希望有人随时随地告诉你该做什么,我想这就是正义。""结束了。"小音说着,在做完爱之后,她和可莉躺在床上。

  "还有审判呢。"可莉说着。

  "我知道,可是我们自由了,"小音说着,"我们终于可以过自己的生活了。""是啊,"可莉耸了耸肩,"也许该谢谢他。"小音讶异的看着她,"为了什么?"可莉吻了她一下,"为了这个。"小音对她笑着,然后两人又抱在了一起,她们终于渡过了难关,两人都希望可以永远和对方在一起,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但她们现在的确很幸福。

  第三章

??????? 小音和可莉打算要好好的渡个假,过去的一年,可莉意外的发现小音被学校里的一个男学生用催眠控制着,她救了小音,然后两人一起拯救了其他被催眠的受害者,但是后来因为那个男人的公开审判,两个不得不公开彼此是爱人的关系。

  她们的家人很不谅解,但是她们并不气馁,在萧裕元的刑责终于确认下来之后,她们都认为应该要渡个假,好好的让自己放松一下。

  她们找到了一个海滩,在附近订好了饭店,从窗口一望就可以看见整片海滩,尽管她们的家人不喜欢她们的关系,但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他们还是同意让她们出来旅行。

  第一晚,两人就在房间里、在海浪声的伴奏下做爱,彼此都很满意。

  但是接下来几天,小音却觉得她们两个之间变的不太对劲,她说不出到底是什么,但是却很明显的感到两人间有一种以前从未碰过的隔阂。

  可莉一直没有在她的身边,当然也不是说她不见了,在晚餐或去购物的时候,该出现的时候她都会出现,但是小音喜欢可莉能一直在她身边,并不是她想独占她或什么的,只是只要可莉在身边,小音就会觉得很好。

  更让她介意的事,可莉对她的行踪总是一付无所谓的态度,总是说什么买东西、游泳或者只是乱逛,随便用一个理由敷衍过去。

  小音并不是在怀疑,只是可莉的行为真的太奇怪了,接连的几个晚上她们都没有作爱,可莉总是说自己太累了,就把小音冷落在一边,以前在学校里不管发生多少事,可莉也不曾这样的,这一切的一切让小音觉得她实在不能不起疑心了。

  在她们到这边的第五个晚上,半夜的时候,小音突然注意到身边有一点声音,她张开眼睛发现可莉站了起来,背对着她,正在穿着衣服,小音不动声色的看着她,然后可莉穿好了衣服就朝门口走了出去,小音立刻下床,匆匆忙忙的套上了衣服,抓了钥匙也跟了出去。

  当她坐上电梯,第一次觉得电梯移动的如此缓慢,她不断的想着,三更半夜的可莉到底会上哪去,一到大厅她立刻走到了柜台,"不好意思,我在找我的朋友,她跟我差不多高,留着短发,穿着黑色的衣服。""喔,我刚才有看到她走过去,"柜台人员说着,"好像是往游泳池的方向。""谢谢。"小音微笑着,然后立刻走下楼往游泳池走了过去,游泳池周围尽是一些石块,故意设计的像是个古老的洞穴一样,周围还有一些小池子是专门为情侣设计的,第一天两人看到了之后就兴高采烈的说要来试试看,接着却就再也没来过了。

  小音在大池子里没看到人,然后她从石块的缝隙中偷看每个小池子,突然她看到了令自己震惊的一幕。

  可莉全裸的坐着,她的大腿张开着,让一个红发的女人舔着她的私处,那个女人整张脸都夹在可莉的大腿中间,小音看不到她的脸,只看到可莉愉悦的呻吟着,她的手用力的抓着泳池的边缘,让这个女人尽情的享用她。

  小音无助的跪坐到了地上,泪水不自觉的流成了两行,她很生气,她觉得自己被背叛了,当她看着她的爱人让另一个女人口交,她觉得她的心被撕成了两半,但可莉的声音突然让她回过神来。

  "太棒了!"可莉喊着,"太棒了!小音,就是这样!甜心!就是这样!

  太好了!"小音突然充满了疑惑,她止住了眼泪,继续看里面的情形,她看到可莉似乎是达到了高潮,那个女人满足的抬起了头。

  女人缓缓的站了起来,小音第一次清楚的看到她的模样,她一头红发因为潮湿紧贴在乳房四周,然后她张开了大腿面对着可莉,"很好,宝贝,"她说着,"现在轮到你帮我口交了,来吧,你知道你想要的。""是的,小音。"可莉说着,小音发现她的声音十分没有感情,然后她看到可莉低下了头,开始去舔那个女人的私处。

  "喔,不要,"小音在嘴里呐喊着,"天啊,别再来了,别对可莉这样,求求你,不要这样。"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尽管过去那些苦痛已经远离了,但她仍然记得当裕元给她一个命令,她就不得不服从的那种无助,她绝不能让可莉也承受这种痛苦。

  她不知道现在能做什么,她回到了房里,心中不停的翻转着:要怎么救她的爱人。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小音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然后可莉走了进来,小音假装自己睡的很熟,然后可莉躺到了她的身边,她假装自己被弄醒了,小声的说着,"嘿,亲爱的,"她说着,试着装着很平常的音调,"要玩玩吗?""我要睡觉啦。"可莉说着,整个人趴在床上"别这样嘛,"小音说着,跪坐了起来,"你真的确定吗?"她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帮她按摩着,可莉发出了舒服的叹息。

  "你最近压力太大了,"小音说着,真希望自己可以不用做这种事情,'

  你需要放松一下,你知道吗?放松一点,你必须放松,可莉,你必须要放松自己,"她尽力的给她最舒服的按摩,反覆的说着,"深深的放松,好吗?只要放松,听着我的声音,让我帮你放松,亲爱的,让我帮你放松……'

  可莉很快的就进入了状态,这让小音更肯定她刚才的怀疑是真的,她看着她被催眠的朋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老天啊,给我力量吧。"她喃喃自语着,然后终于对着可莉说着,"可莉,听的到我的声音吗?""是的……"可莉轻轻的说着,小音将她翻过了身来。

  "可莉,你知道你现在在哪里吗?""在泳池……和小音……作爱……"可莉的脸上浮现了微笑,手移到了自己的胸部上抚摸着。

  "不对,可莉,我要你想起真正的事实,"小音说着,"深深的放松……可莉,放松自己,去想起真正的事实……想起来……"小音花了一段时间,终于了解了真相,她可以了解可莉的感觉,因为她也曾经有过这样的遭遇,小音见到的那个和可莉在一起的女人叫做瑰蕾,她是一个小商店的老板,利用催眠来诱奸自己喜欢的顾客。

  她总是让她的被害人认为自己是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很显然的,就是这个瑰蕾的命令让可莉疏远了小音,她一直和瑰蕾作爱,而自己一点也不记得。

  小音用可莉教她的催眠知识,想让可莉摆脱那个女人的催眠控制,虽然她之前已经救了很多被裕元催眠的女人,可是这次不一样,这次的对象是她深爱的女人,但这也是她一定要成功的原因。

  "可莉,听我说,"她说着,"当我吻你,你就会清醒过来,你会记起你遇到瑰蕾之后发生的一切,所有的事情,而且这不会打倒你,不会伤害你,你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它,面对所有的事情。"小音说完,弯下腰吻了可莉。

  可莉张开双眼,眨了几次眼,然后张大了眼睛,"喔,天啊,"她喊着,然后坐了起来,"喔,我的天啊,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小音紧紧的抱住了她,让她在她怀里哭泣。

  "对不起,"小音说着,"我真不希望你也经历这样的事情。""我不知道这这么的糟,"可莉哭泣的说着,"我从来没有认真的考虑过你以前的感受,这真的太恐怖了。""我明白,"小音也哭着,"我明白的。"可莉闭上了眼睛,希望能将所有的画面赶出她的脑海,瑰蕾拿着宝石在她的眼前摆动,催眠了她,让可莉相信她是小音而和她作爱,让可莉背叛了她最深爱的人,而她竟然还乐在其中,"对不起,"可莉又说着,"很对不起。""你没有错,"小音将可莉抱的更紧,"你没错的。"她们躺了下来,紧紧的拥着彼此,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瑰蕾愉快的打理着自己的店面,她还在想那天那两个美丽的女孩走进她的店里的画面,她已经得到了可莉,她想她一定要再找机会催眠小音,想必她的技巧也不会比可莉差,看来这个礼拜她可以过的很快乐。

  突然门口的铃铛响了起来,她赶紧走到门口迎接她的顾客,她很高兴的发现那顾客正是可莉,而她的身边还跟着美丽的小音。

  "我跟你说了,小音,这地方真的很棒!"可莉边走边说着,"你一定会很喜欢的。""也许吧。"小音半推半就的说着。

  "嗨,美女们,"店长走到了小音的面前,微笑的说着,"有什么我可以为你们服务的吗?""嗯,我想找一条项炼,"小音说着,"我想送给我妈妈,表达感谢之意的那种项炼,有吗?""我想刚好有一条很适合,"瑰蕾微笑着,她看到可莉走到了后面,似乎在挑着其他的纪念品,然后她拿出了一条带着一颗很大的红宝石的项炼,将她悬在小音的面前,"你一定同意这条项炼很棒吧,看看它,就是这样,仔细的看着它,看着它慢慢的摆动着,摆动而闪耀着……"瑰蕾很满意的看着小音的眼神乖乖的跟着宝石摆动。

  她并不担心可莉,就算她突然过来,只需要一个指令就可以让她回到催眠状态,"很好,小音,放轻松,看着这个宝石,放轻松,凝视着这个宝石,小音,深深的放松,看着它摇摆而闪耀、摇摆而闪耀,小音,深深的凝视着这个宝石,摇摆、闪耀……"她是那么专心的催眠着小音,以致于她完全没注意到可莉已经走到了她的背后,就那么一瞬间,可莉从身后抓住了她,她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另一只手则用一块破布紧紧的罩住了她的口鼻。

  这一切让瑰蕾讶异的完全来不及反应,她深深的吸着气,将那块破布浓烈的水果香味深深的吸进了肺里,她试着要抗拒,但是可莉将她压的很紧,没多久后药效就发作了,很快的,她闭上了眼睛,倒在了可莉的怀里。

  "这种哥罗芳真不该这么容易就到手了,"可莉说着,看了看小音,"你还好吧?""我没事,"小音说着,摇了摇头,"对不起,我差点被催眠了。""不会了。"可莉说着,然后她抓着瑰蕾的肩膀,小音抓起了她的脚,两人将这个失去意识的女人抬到了店的后面放在地板上,小音把从地上捡起的项炼交给了可莉,"没问题吧?""当然,"可莉说着,她拍了下瑰蕾的脸,让她呈现一种半清醒的状态,然后将宝石放在她的眼前,"看着这个宝石,瑰蕾,"她说着,让她的声音温柔而平缓着,"凝视着宝石,放松的看着它,深深的放松……""这里写到警察在她的店里找到十几张信用卡、十本支票簿,还有好几万元遭窃的珠宝,"可莉说着,她和小音躺在床上看着报纸,上面写着一个精品店的店主向警察自首她利用催眠术所犯的一些罪行。

  "有写到她会被关多久吗?"小音问着,喝了一口咖啡。

  "上面写说她已经认罪了,可是刑期还没下来,"可莉说着,"应该至少有两、三年吧。""这是她罪有应得,"小音说着,"那么,现在我们该好好的享受真正的假期了,要做什么?"可莉鬼灵精的笑着,将小音手中的咖啡拿开放在桌上,"当然是补偿我们所失去的时间,"她靠了过去吻着小音的唇,小音也热情的回吻着。

  她们很快脱去了衣服,在床上翻滚着,双手不断的在对方的身上探索着,她们热情的做爱,知道彼此是最可以信赖的人。

?????? 【完】

??????? 32637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