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办公室的小梅
办公室的小梅
「小梅,这份资料整理一下,下礼拜一上午开会要用。」周五的下午五点半的时候,老板在我桌上丢了一个数据夹。唉,又要加班了。

  看着老板离开的背影,心里面暗自咒骂着,但还是乖乖地埋头整理文件。这时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小梅姐,又要加班啦?」我转头一看,一个穿着吊嘎的年轻小伙子笑嘻嘻地看着我。

  他叫阿杰,是一个年轻的木工,最近因为办公室在装修施工,常常会有工人在这里走动。我在公司负责的是庶务,中午的时候也会顺便帮这些工人一起叫便当,也因为这样才跟他们熟了起来。

  「是啊,」我没好气地说:「每次都在快下班的时候才丢东西给我,马的!」阿杰笑了起来:「哈哈,听到你这样的美女骂脏话真的很有趣。」我瞪了他一眼,这时候阿杰似乎对我计算机屏幕上的报表很好奇,就靠过来看了看,当他凑近我身旁的时候,一股浓烈的气息就传进了我的鼻子里。

  「喂!你身上都是汗臭味!不要靠我那么近啦!」我用力地拍了他一下。

  「有吗?」他拉起了衣服嗅了嗅,露出了结实的腹肌,我赶紧转过头去。

  「咦?小梅姐,你脸红了?」「才没有!唉唷你走开啦!再拖下去我要半夜才能下班了啦!」「哈哈,没关系啦小梅姐,要不然我陪你,帮你买消夜啊……唉唷!好啦,不要打我,我走就是了。」阿杰笑嘻嘻地走开,我则是直到确认他远离我的视线范围以后,才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安抚着剧烈的心跳。

  我到底是怎么了?唉,大概是太久没交男朋友了吧,大学毕业后进到这间公司也已经三年多了,每天就是忙着工作,根本没什么机会接触到异性,最近这些工人在办公室外面走来走去,他们常常裸着上半身在作工,让人看了很害羞。

  而且只要一经过他们的身边,就会嗅到那股浓烈的气味,那种汗味混杂着烟味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令我心跳加速,这就是人家说的费洛蒙吗?到后来在楼梯间遇到他们的时候,我都不得不低着头快步离开。

  而这些工人平常虽然对我很有礼貌,但他们那色眯眯的眼神总是毫不掩饰地盯着我穿着窄裙的大腿和衬衫领口。但我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至少他们是以男人的角度把我当成一个『女人』来看待。跟那些整天只会使唤我做事的老板和男同事比起来要好太多了。

  想到这里,忍不住哀怨了起来,明明就还不到三十岁的我,难道只能吸引到这些工人吗?更可恶的是,我居然会因此产生了一些有的没有的遐想,大概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然后再加上感情空窗太久了吧,是不是该听爸妈的话去相亲呢?

  好不容易完成老板交代的任务,抬起头看了看时钟,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整理整理以后,关上灯,锁上办公室的大门。因为不耐烦等电梯,所以就干脆走楼梯,结果一打开安全门,就看到阿杰和其它四个工人坐在楼梯间喝酒聊天。

  「咦?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我惊讶地说。

  「喔喔,小梅姐你终于下班啦,哈哈,因为老板叫我们明天一早过来赶工,所以我们想说干脆就睡在这里,省得麻烦。」阿杰说。

  我皱了皱眉,就跨步从他们身旁经过,这时候一个年纪比较大叫「坤哥」的工人说:「嘿,小梅,反正明天不用上班,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喝一杯啊!」其它人都跟着笑了,我撇了他一眼,往下走了几步以后,不自觉地停下脚步。

  这时候那些工人们也都静了下来,像是在等我的响应。

  我犹豫了一下,转过身走上楼梯,顺手拿起了他们放在旁边的一罐啤酒,拉开以后就大大的灌了一口。

  「喔喔!赞喔!」工人们嘻笑鼓掌着,我擦了擦嘴,他们在楼梯上铺了一张报纸让我坐下,我就默默地坐下来跟他们一起喝酒了。

  「小梅姐,来!干杯!」阿杰拿起酒瓶敬我,于是我又拿起啤酒大大的灌了一口,他们看到我豪迈的喝酒模样,忍不住鼓掌叫好。

  接着他们都轮流敬我,酒量不算差的我就这样连续喝干了三罐啤酒,这时候坤哥叫阿杰再去便利商店多提个两手回来。

  「两手怎么够喝啊,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干掉一打了好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竟然这样直接跟他们呛声。

  「好!那不然这样,你喝一罐,我就喝一瓶!」坤哥拍了一下大腿一边说。

  「来啊!谁怕谁!」接着坤哥就当着众人的面前喝干了一整瓶的啤酒,我也毫不示弱的一口气喝干一罐,其它人都在旁边大声叫好。连续四罐啤酒下肚,我感觉整颗头胀到不行,全身发热,干脆就把身上的小外套给脱了。

  这天我穿的是一件露肩的黑色小可爱搭配窄裙,虽然他们什么都没说,但我可以感觉到,从我脱下外套的那一刻,气氛就变了。这时候阿杰拿了装满两大袋的啤酒回来,我跟坤哥又继续这样你一瓶我一罐的喝着,终于在喝到第六罐的时候,我开始撑不住了。

  酒气上涌让我不住的喘息着,这时候坤哥又喝干了一瓶啤酒,然后笑着说:

  「怎么办,小梅,我看你是不行了吧。」「谁说的!」我又拉开了一罐啤酒,但正准备喝的时候,已经醉到快喘不过气的我不由得停下了动作。

  「不要勉强啦,小梅,不然这样,你这罐喝不下去的话,就脱一件当作惩罚吧!」其它人偷笑的看着我,我一咬牙,又灌了两口,但马上就全部都咳了出来。

  阿杰赶紧递了纸巾给我,我擦了擦嘴,头昏到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一样「脱、脱、脱、脱!」这些浑蛋开始鼓噪着。

  「脱就脱!」我一把把自己身上的小可爱给脱了下来,男人们「唔~」的一声,淫秽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穿着深紫色无肩带胸罩的乳房。

  「不然这样,小梅,你让我摸一下,我帮你喝一罐好了。」工人「阿标」说完以后,自己也笑了起来。

  「干!说什么啦!」我忍不住骂道,他们一听到我骂脏话,又都笑了起来。

  「小梅,你自己说要喝一打的,现在不到一半就不行了,这下子该怎么办才好呢?」坤哥拎起了一整袋啤酒挖苦我。

  「哼!钱我来付总可以了吧!」醉得厉害的我,说话也变得大舌头了,作势要伸手去拿钱包,差一点就这样倒了下去。

  「小梅,钱我出,你帮我吹一下就好啦!」另一个工人「彬仔」毫无顾忌地说,接着立刻就被阿杰用力地从后脑勺巴了下去,然后两个人来回嬉闹着推了几下。

  「哼,吹就吹啊!你有种在这里脱裤子的话,我就帮你吹!」就在这时候,我说出了一句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

  「干!人家都这样说了,你他妈不脱裤子还算男人吗?」「彬仔!不要被看不起啦!」就看着彬仔嘻嘻笑着,却是毫不犹豫地站到我的面前,直接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了半软硬的肉棒在我眼前晃呀晃的,到这个时候我才真的意识到自己玩火玩大了。

  但,不知道是骑虎难下,还是酒精作祟。又或者,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是这么打算的吧,总之,我一口含住了彬仔的龟头,接着一股浓烈的气息扑鼻而来,我一面吸嗅着,然后将肉棒吞到最深。

  「喔干……」我刻意狠狠的用力吸吮,让彬仔发出了舒爽的呻吟,其它人也被我的动作刺激得瞪大了眼睛。我握紧了肉棒快速套弄着,一下子肉棒就被我舔的变胀变硬了。

  我很专注地为他服务,闭上了眼睛,用唇舌感受着肉棒的脉动。过了一会儿,突然一种温热的触感贴在我的脸颊上,当我睁开眼睛一看,身旁的男人早已将他们自身的衣服都脱光了,露出了胖瘦不一、但同样结实黝黑的躯体,跨下的一丛黑毛中间竖起了硬挺的男性象征,那画面让我异常的兴奋。

  坤哥也站在我的面前,粗野的将我的头给拽过去,把他的粗硬肉棒塞进了我的小嘴,就这么抽插了起来,另外两个男人则是拉起了我的手,分别握住了他们的阴茎。

  不知道是谁从背后掀起了我的小可爱,连带地将我身上的无肩带淡粉色内衣给扯了下来,我的双乳就这么袒露在五个男人的眼前,我眯眼一看,阿杰用双手捧住了我的乳房,轮流吸吮着我两边的乳头。

  『唔……不行啦!吸的这么用力……人家的乳头会被拉长的……』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小嘴被肉棒紧紧堵住的我,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哇喔!34E!小梅,看不出来你这么有料耶。」不知道是谁捡起了我的内衣还一边啧啧赞叹着,我则是很辛苦的轮流服务着三根肉棒,阿杰着迷似的玩弄着我的双乳,另一个男人则是从背后把手伸进了我的两腿之间,开始恣意的抠弄着。

  『唔唔!不、不行……这样实在太刺激了啦……啊啊!!』被男人们包围玩弄着的我,瞬间脑袋一片空白,久旷的身体就这样在剧烈的刺激下到达了一次高潮。我不住地扭动颤抖着,双腿不由自主的夹紧了男人的手。

  「哈哈,这样就到了喔,看不出来小梅你这么敏感。」那男人丝毫不给我喘息的空间,将我身上仅存的衣物扒光以后,抬起了我的臀部就直接干了进来。

  「唔哼!……」虽然已经被摸的很湿了,但许久未让男人进入的小穴,突然被粗大的肉棒硬生生撑开顶到最深,强烈的刺激还是让我绷紧了全身,几乎又到了一次高潮。或许是这反应太淫荡了吧,肉棒被我右手紧握着的男人突然就射了出来,浓热的精液全部喷到了我脸上。

  「喔干!马的,一个不小心就喷了!」「干!小声一点啦!不要被别人发现。」坤哥骂了一声。

  接着五个男人都安静了下来,抬起我臀部的人狠狠的干着,其它人轮流的用我的小嘴为他们吸吮肉棒,或是抓我的手套弄着,或是用手紧握蹂躏着我那对垂荡着的乳房。他们不再发出声音,但动作却是比刚才更粗暴、更使劲,整个空间只剩下男人们的喘息声和我娇弱的气音。

  「干,阿杰换手,小梅这骚屄夹的我好紧,快撑不住了!」「好!」大肉棒从我身体里抽出来以后,阿杰立刻就抓紧了我的腰整根顶进来,然后就是一阵快速猛烈的冲刺,我几乎要忍不住尖叫出来。

  「爽不爽啊,小梅姐!」「唔喔……嗯!嗯!」小嘴仍是被肉棒紧紧堵住的我什么话也没办法说,只觉得好刺激好兴奋。倒是阿杰虽然动的很快很猛,没多久就突然用力一顶,喷了好多好多。

  「哈哈!干!你怎么就这样射了?」「马的……小梅姐的身体……太爽了……」阿杰死命的抵着我的身体深处射精,让我感受到小腹有一股暖意扩散开来,一阵莫名的满足和幸福感充溢着我的全身。阿杰射完以后,立刻又有人接上来干我,他们有的是一直干我干到射,有的则是轮流换手接力着干。

  等到所有人都至少射过一次以后,最后干我小穴的是坤哥,他的鸡鸡最大,体力也最好,扣着我的双手从背后猛力的干,让我从哭喊尖叫到腿软无力,最后一直说我不行了才终于放过我,拔出了肉棒以后又在我的嘴里顶了十几下,才在我嘴里射出大量的男精。

  我不自觉的咽下了他的全部,然后瘫软的倒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虽然全身无力,但激烈的性爱让我体内的酒精消散不少,反而比刚才清醒多了,看着眼前赤裸的男人们叼着烟围坐在我身边的情境,一时之间甚至还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梅姐,十二点多了耶,要送你回家吗?」阿杰说。

  我勉强坐了起来,看着自己全身一片狼藉的模样,这情况哪里都去不了吧?

  全身乏力的我,只好请他们扶着我回办公室,到淋浴间里面去做简单的冲洗。

  两个男人很好心的说是要帮我洗澡,但是两双大手不停的在我身上敏感部位游移着。唉,还能怎么办呢,都被吃干抹净了。但在他们的挑逗下,我居然又开始心跳加速了起来。

  当他们抱着我走出浴室的时候,看到其它人搬开办公桌椅,清出空地铺了一块他们午睡用的软垫,于是我知道他们还没有打算放过我。

  我一被放到垫子上,五个男人就围着我,开始恣意的揉捏着我的双乳、大腿和臀部,我被刺激的不停扭动,却怎么样也躲不开他们粗糙大手的攻击,敏感的小穴里,湿滑的淫水都溢到了大腿上。

  接着坤哥坐到了我面前,分开我的大腿将他粗硬的肉棒再次深入我的体内,被干到肿胀的小穴被他硬生生的撑开,坤哥发出了舒畅的喘息,我则是皱紧了眉头叫出近乎悲鸣的声音。

  「呜呜……不要啦……再这样被你们玩下去……会死掉……」「小梅,那就让你欲仙欲死、死完再死好不好啊?」坤哥一边说着,一边腰就开始缓缓地动了起来。

  「不要、不要……啊……啊啊!!!」坤哥肯定是个欢场老手,他缓慢但有力的抽送着,每一下都刺激着我体内的敏感处,肿胀刺痛的阴道又开始变得湿热。他熟练的性技巧再一次点燃了我的欲火。很快的,我从哀泣求饶变成了兴奋地呻吟。

  「啊!啊!不要……天哪、那边、好刺激……」「小梅,想不想坤哥的大鸡巴把你干到升天啊?」「啊……啊……想、想要……」「说!说你喜欢被男人干,喜欢每天都被我们这样轮奸!」坤哥一边说着,一边抓紧了我的大腿加速猛干着我。

  「呃啊啊!不、不要……」这时候坤哥突然停下了动作,反而是我主动夹着他的腰动了好几下,才发现自己居然不自觉的随着男人的动作摆动着腰,男人们嘻笑的看着我,羞耻的快感让我激动得几乎要哭了出来。

  「快说,不然坤哥就不动了喔。」「呜呜……我要……我要你们干我……我想每天都被你们这样轮奸!」男人们畅快地大笑着,被彻底羞辱的我却觉得异常的兴奋,坤哥也抓紧了我开始做最后的冲刺。当他狠狠顶入在我体内射精的时候,我抱紧了他激动地哭叫,放浪的呻吟着。

  疯狂的淫宴持续到了深夜,这群精力旺盛的男人们,轮流地骑在我的身上尽情发泄着。他们用了各种姿势来蹂躏我的肉体,我身上到处都是紫红色的吻痕和牙印,连乳头都被吸到破皮出血了,但我却在这样狂乱的性爱中到达了数次高潮,欢愉的哭喊着。

  「喔喔!宝贝!我又要射了!」「啊啊……干死我……快点……把我干坏……啊啊啊!!!」「……」等到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不知道为什么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呆呆地坐了一会儿,看了一下时钟,刚好是清晨六点多一些。接着就勉强撑起酸软的腰背和大腿,走进浴室里做了简单的冲洗。

  打理好以后,想说趁着那些工人们还没回来以前离开,结果好死不死,一走出电梯就遇到了他们。

  「小梅姐你醒了啊!我们有帮你买早餐……喂!小梅姐!等一下啊!」我低着头从他们中间穿了过去,然后头也不回的逃跑了。

  ****。

  「小梅,你最近气色看起来不错耶,是不是交男朋友啦?」女同事说。

  「没有啦,呵呵。」我笑着带过这个话题,然后女同事递给了我一份数据夹。

  「老板请我转交给你的,说是要请你今天赶出来,下礼拜一要用。」「马的!」我暗骂了一声。

  就在我埋头整理文件的时候,感觉到好像有什么动静,一转头就看到阿杰站在我的背后。

  「啊!干嘛吓我啦!」我用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唉唷!哈哈,没有啦,只是想问问小梅姐,你今天是不是又要加班啦?」「……干嘛?」「坤哥叫我来跟你说,工程快结束了,想找你今天晚上再一起『喝一杯』啊。」我不发一语的瞪着他,阿杰则是笑嘻嘻地倒退着走了出去,转身前还对我眨了眨眼。我默默地转回来看着计算机屏幕,但心思却再也没有办法回到我要处理的文件上。

  一想到今晚可能会发生的遭遇,我的下体不自觉地开始湿热了起来。

【完】

11912字节